搜索

小伙经常“睡不醒” 来合肥治疗才发现得了这种怪病……

2021-01-13 08:58 合肥晚报

22岁的小伙儿小方(化名)是位开锁师傅,因为性格开朗技术也好,街里街坊提到小方都说这小伙子真不错。可小方的母亲王大姐(化名)每次看到小方,总感觉有一块石头压在心头。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小方身患一种罕见的“睡不醒”怪病,让母亲甚是担忧。

七年里反复“睡不醒”

七年前,15岁的小方和父亲因为一点小事闹翻了,一气之下在家里睡了七天七夜,中间只短暂“醒来”几次上厕所,偶尔吃几口饭。让王大姐担心的是,七天之后小方彻底“醒”过来了,居然对睡着的这几天里发生的事情毫无记忆。

“可能孩子真是气到了,应该没事吧。”王大姐这么安慰自己,在生活中也对儿子的情绪更多了一些照顾。没想到一年之后,类似的事情又发生了,而且比之前更让王大姐担心,如果说上次还是因为和父亲吵架导致的,这次则没有任何刺激原因,小方好好的就在家睡了十多天。

王大姐急坏了,在小方“睡不醒”期间,送小方到医院做了头部核磁共振、脑电图等一系列检查,都没有发现异常。十多天后小方再次“醒”来,同样不记得之前发生过什么,称“就是感觉很困想睡觉,然后就睡不醒了,现在醒了,什么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

就这样,七年里小方“睡不醒”的怪病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反反复复,好的时候如同常人。其间王大姐也带儿子去不同医院就诊过,想看看儿子到底怎么了,却没有医生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也服用过几年“抗精神病药物和抗抑郁药物”,感觉也没有什么效果。

2020年8月经同乡介绍,王大姐了解到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睡眠障碍科专业看睡眠相关疾病。在门诊,该院睡眠障碍科朱道民主任详细了解小方情况后,建议他住院治疗,通过整夜多导睡眠监测和第二天白天多次睡眠潜伏期试验检查,结合患者临床表现,诊断为非常罕见的一种睡眠疾病——“克-列综合征”(Kleine-Levin综合征,KLS),停了小方之前一直使用的抗精神病药及抗抑郁药物,换用碳酸锂为主的药物治疗。小方留院治疗7天后出院,出院后生活如常,王大姐揪了7年的心终于舒展了。后科室进行了多次电话随访,患者出院后未再有嗜睡表现,正常生活、工作。

什么是Kleine-Levin、综合征?专家介绍, 这种患者的反复性过度睡眠,持续2天至4周,且至少每年出现1次,疾病发作期间患者警觉、认知功能和行为正常,同时,过度睡眠不能被其他睡眠障碍、疾病或者神经系统疾病、药物或物质滥用解释,可伴随出现一些症状如贪食、性欲亢进、精神行为异常等。

全球只有200多例报道

为什么小方多次就诊没有找到答案?据介绍,Kleine-Levin综合征属于复发性过度嗜睡,全球只有200多例报道。男女比例为4∶1。诱发事件包括,流感样疾病,上呼吸道感染,头部创伤或者接受麻醉。通常于十多岁青春期起病。病程持续一年甚至数年。由于患者人数有限,尚无大样本良好的对照研究。Kleine-Levin综合症临床检查无特异性指标,又系罕见病,因为嗜睡,容易误诊为发作性睡眠、不典型抑郁、青少年情绪障碍、OSA等,给临床诊治带来很大阻碍。而关于Kleine-Levin综合征的治疗,记者了解到,可以分为非药物治疗和药物治疗两种。其中,关于药物治疗,锂盐治疗可以减少发作频率、减轻发作严重程度和缩短发作时间,尤其对那些发作频率高和行为异常比较明显者效果更为显著,抗癫痫药物丙戊酸钠和拉莫三嗪也对部分KLS病例有治疗效果。

对此,专家特别提醒,如今失眠已经被大众关注,睡得多、睡不醒同样是常见睡眠障碍,也应要重视。

郑明明 李皖婷 合肥报业全媒体记者 唐萌

最新评论
发布

热门资讯

Copyright © 2006-2020 365ji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