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安徽患癌大妈被义工借钱百万!如今欠款难要回……

2020-11-21 08:18 安徽电视台

陈大妈是铜陵人,是一位直肠癌患者。陈大妈说,她加入了当地的一个癌症康复协会,目的是方便癌友之间的交流。在加入协会之后,她认识了里面的一个义工杨亚敏。之后,陈大妈陆陆续续的借了对方上百万。可是没想到,这个钱现在要不回来了。

义工借去上百万 如今钱难要回

陈大妈今年五十七岁,患有直肠癌。在去年,她加入铜陵市癌症康复协会。参加过几次活动之后,陈大妈认识了协会的义工杨亚敏。

陈大妈说,“就是协会在她那里借的场地,就等于在她那里面唱唱歌,也不是合作关系,就是提供一个场所,应该是会长跟她联系的。”

接触过几次之后,在去年的五月份,陈大妈说,杨亚敏开始找她借钱。

陈大妈告诉记者,杨亚敏借钱的理由是说自己开店,急需要资金。

陈大妈:“那我讲,那好吧,第一次借了两万,利息好像是给我几百块钱,四百还是六百,当时给我了。”

前几次都很正常。慢慢的,杨亚敏借的钱是越来越多。“后面是越借越多,我癌症保险公司赔了我十万,她也问我借。”

陈大妈的女儿告诉记者,“我是19年快到十一月份的时候才知道,我就发现我妈在不停问我周转,我就觉得为什么资金有这么大的账目,然后她当时跟我讲的是在跟人合作,我知道的时候已借了一百七十多万。”

到了去年的11月份,陈大妈表示,杨亚敏找她借款的金额已经突破百万。

陈大妈女儿:“说是在东北买地是一个,又说是参与了一个所谓的银行 ,还有说她自己备货拿返点什么的,拿钱去干什么我们真的不太清楚。”

陈大妈:“然后我就开始要钱,一次比一次难要,每次都要不到钱。”

钱难要,陈大妈就去打听了一下杨亚敏的有关情况,发现被借钱的不止她一个人。

吴大妈:“我是18年开始借的,借了两万五,她说什么开店要周转。现在就是不还了,我上回住院抢救,我讲你把钱给我,也没给,我知道了有四五个人,十几万吧,那个陈大姐最多。”

陈大妈:“按本的话还有八九十万没还,她讲利息是没了。”

陈大妈说,当初之所以敢把钱借给杨亚敏,主要看重了她是癌症康复协会的义工身份。

欠钱者态度强硬会长不管不顾

现在陈大妈说,她希望杨亚敏能尽快还钱。不过,现在陈大妈也不清楚杨亚敏的去向,无法找到她。随后我们的记者电话联系上了杨亚敏。

电话中,杨亚敏同意与记者见面把事情说清楚,然而记者左等右等,也没见到她人。

记者:“我想问一下,你到底借了她多少钱啊。她求助我们,我们来了解情况的。”

杨亚敏:“干嘛,这是我跟她的事。”

记者:“她讲你还欠她一百万,你是不认可吗?”

杨亚敏:“不是,哪有人欠债不认可呢,我们两个不讲,需要你出面的时候我自然会见你。”

记者:“你这个钱到底是用来做什么了?”

杨亚敏:“那我干嘛要跟你讲呢?”

记者:“为什么不能讲呢,你既然说是合作那就提供证据,钱到哪去了呢?”

杨亚敏:“那我不能讲什么人打个电话给我,讲他是记者我就跟他讲。”

电话中,杨亚敏和记者打起了太极。

记者:“那我们见面讲,我有记者证。”

杨亚敏:“记者证我也不相信,我相信我和陈姐的合作。”

记者:“那我们见面讲吧,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杨亚敏:“我有时间会跟陈姐讲的,我没有时间搞其他的,我还要做生意。”

陈大妈:“我的钱到底什么时间还?约定是元月份。”

杨亚敏:“现在陈姐你不要搞那些,我也不是吓大的,我不喜欢搞其他的声音出来,不管你是搞什么东西,最终的结果是要钱,消停一下你把我怎么样,你自己身体也不好,大家都不好,以后我不想接到人家给我的电话,因为人家跟我不搭嘎。”

电话中,杨亚敏的态度非常强硬。随后记者又联系了铜陵市癌症康复协会的会长,她现在在上海。

在陈大姐把电话交给记者之后,会长挂断了电话。

相关部门展开调查支持当事人维权

接着记者又来到了铜陵市民间组织管理局。

铜陵市民间组织管理局局长杨宏斌表示,他们之前并不知道这个情况,也是今天记者来才得知。

杨宏斌表示,下一步他们将展开调查。

杨宏斌:“我们下一步要进一步核实,如果她是以癌症康复者协会的名义,如果确实存在这样的一些行为,我们会对协会进行一些处罚,最严重的会取缔协会。”

现在,陈大妈他们已经报了警。对此,帮女郎记者咨询了律师。

律师檀迪杰说,“如果认为其构成犯罪,那么可以向当地的警方寻求帮助。民事方面,她应该按照和当事人的约定来返还借取的款项,另外因为处于对抗癌协会的一个信任,可以要求协会配合当事人维权。”

目前,铜陵市公安局新城派出所正在调查。

最新评论
发布

热门资讯

Copyright © 2006-2020 365ji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