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乔传》第17-18集预告

2017-06-16 10:04综合腾讯、电视猫、剧情吧

  

  《楚乔传》剧照

  由90后演技小生牛骏峰携手赵丽颖、林更新、窦骁、李沁等联袂主演的励志传奇古装剧《楚乔传》,今晚22点将继续登陆湖南卫视“青春进行时”。本周收视率和点击量再创新高,舆论热度也居高不下,轻松领跑暑期档电视剧大战。其中,牛骏峰饰演的十三皇子、裕王“元嵩”一见楚乔(赵丽颖饰)就霸气喊话:“本皇子要你!”,看来这对CP注定不简单。》》》推荐阅读:赵丽颖《楚乔传》被曝抠图造假及高片酬接戏 工作室发声明辟谣

  牛骏峰叫板林更新 新戏将搭档黄子韬

  日前,万千书粉翘首以盼的“子虚乌有”梗终于上线,元嵩(牛骏峰饰)本想捉弄楚乔,没想到却被忽悠推下水,还被诓去挑衅宇文玥(林更新饰):“本皇子要‘子虚姑娘’,你给不给?”,更是公然微博叫板林更新喊话“本皇子要,你给不给”。结果自然是被燕洵(窦骁饰)等人取笑一番。网友直呼:“坠入爱河的皇子太萌了吧?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满身的粉红泡泡!”后来,元嵩又借马儿“疾风”相约楚乔,没想到这次卯对了点,楚乔爽快答应一同骑马遛弯,看来傲娇皇子一旦认真起来,还是蛮机智的!至此,“嵩乔恋”正式拉开帷幕。据透露,这对CP的发展不同于其他组合,“子虚乌有”梗也将成为后期两人之间的“虐心桥段”,可谓开头有多甜结局就有多虐!

  《楚乔传》剧情将更进一步展开,元嵩与各个人物之间的羁绊也将会更深。自开播以来,牛骏峰凭借清新、自然、无痕迹的表演颇受好评,不少网友眼尖,一下子认出来:“这不是就是《微微一笑很倾城》里的愚公吗?当时就很喜欢他来着!”、“我记得他,《战长沙》里的小满,太让人心疼了!”对于表演,牛骏峰很有信心:“我觉得一个好演员,就是要让观众忘了他是谁,大家记住我的角色,比记住我本人更让我开心。”相信通过牛骏峰的钻研和努力,“元嵩”也会成为一代经典古装男神。

   

  《楚乔传》第17集预告

  左宝仓无意中发现楚乔竟然有和风云令主洛河一模一样的木珠。左宝仓知道洛河之女失踪的事,看楚乔的样子多半就是那个失踪的风云令少主。楚乔一年前出事,失去了记忆,对这些事没有一丝印象。不过左宝仓恰好可以治失忆之症,喝下他的药水,楚乔记起了那个经常出现在她梦里的女人-她的娘亲。

   

  《楚乔传》第18集预告

  左宝仓为楚乔恢复记忆,楚乔喝下药水,看着眼前不断旋转的灯,过往的记忆纷至沓来。她想起母亲在她幼时教她寒冰诀,严厉训练她,告诉她一定要强大起来。画面一转,楚乔看到母亲身上缠满铁链被困在牢房之中。她痛苦地捂着头,不敢相信这一幕。

   

  《楚乔传》分集剧情介绍

  楚乔传第10集剧情介绍

  担心生变姐妹出逃 楚乔灯会借机开溜

  寒食节将到,宇文怀在府里办了茶会,请了各家勋贵来饮茶。元淳公主也被请来赴会,她在府门口被一个婢女冲撞,那婢女手中的毒鼠膏落在了地上,元淳好奇地伸手去捡,恰好赶到的楚乔连忙用一块帕子垫着抢着拿走了,并告诉她说,这毒鼠膏毒性极强,稍有不慎就会要了人命,元淳闻言大惊。这时,走过来找妹妹的元嵩看到了楚乔,惊喜地叫了一声星儿,元淳这才知道眼前的丫头就是燕洵心心念念的小野猫,便让她跟着自己,在一旁侍奉。

  在茶会上,宇文怀故意对着楚乔说,那湖里有许多被沉湖的尸体,自己决定要把湖水抽干,来寻找那些失踪之人,并拿出用汁湘的处子之血炼制的血香来刺激楚乔,还故意对宇文玥说,要把楚乔送到极乐阁去练成血香。燕洵知道看似镇定的楚乔其实是强忍心中悲痛,便出言驳斥了宇文怀,元嵩也跟着责备了他几句,宇文怀却毫不为意。他知道淳公主讨厌楚乔,便暗中在她面前献殷勤,称要替她出口恶气,淳公主虽然不喜楚乔,却不忍心下手加害她,叮嘱宇文怀给她一点小小的教训就好,不要做得太过分,宇文怀装作听话地点头答应。

  小八从下人的口中得知宇文怀要掏湖泥,知道宋大娘的尸体被挖出来后,自己三人就会暴露,不禁忧心不已。楚乔却临危不乱,她早已安排好了一切,给两个妹妹弄来了出府对牌,嘱咐她们趁着明日长安灯会之日逃出府去,并说自己会想办法拿到两人的释奴文书,到时姐妹三人一起离开长安。

  小七不忍再瞒着姐姐,便趁小八不在时,将小八从汁湘那里得来后,一直藏着不肯交还给楚乔的木珠给了她,楚乔这才知道,原来这木珠是自己的母亲留给自己的,可因为小八的突然闯入,小七却没有来得及告诉楚乔,这木珠里暗藏着她的身世。

  第二天就是长安灯会,楚乔按照预定计划让两个妹妹先出了府,自己想要等宇文玥逛灯会走后偷偷拿他的印章在释奴文书上盖章之后再走,可她万万没想到,宇文玥却让她陪自己去逛灯会,她再三找理由想要推掉这个差事,却都被宇文玥给拦住了,只好咬咬牙捧着宇文玥命人给自己做的新衣走进了内室。楚乔趁着换衣服的时候,又仿照宇文玥的笔迹写下了释奴文书,并在上面盖上了他的印鉴。

  而此时,宇文玥从楚乔左推右拖不想随自己去逛灯会的举动中看出了异常,他略加思索,便想明白了为何楚乔前几日那般拼命地学写字了,其实她并没有真正学会那些字,只是单纯地在模仿自己的笔迹而已,想到这里,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两人出府时,楚乔见到天现异象白虹贯日,惊道:这是上天示警,必有刀兵之灾,她猜测是大魏的宿敌柔然将再次犯境,宇文玥却说大魏的敌人除柔然之外还有南梁,而真正危险的却是大魏的内鬼,楚乔闻言似懂非懂。而宫里的大魏皇帝看到天降凶兆,却以为是自己一向猜忌的燕北侯要起祸端,不禁对他更加深了防范之心。但是,大魏皇帝不知道的是,南梁的长公主萧玉此刻带着萧策已经秘密来到了长安,随之而来的正是一场出人意料的血雨腥风。

  到了朱雀大街的灯会上,宇文玥让楚乔一路挽着自己的衣袖,不许离开半步,楚乔见自己无法脱身,只好不时地找出些名堂来给自己制造逃走的机会。后来,她终于在猜中谜语后,趁着宇文玥替自己去被围的水泄不通的人群中取彩头时溜之大吉了。

   

  楚乔传第11集剧情介绍

  隐心认出楚乔身份 姐妹三人计划失败

  楚乔急匆匆从花灯会上牵着马逃走时,遇到了南梁公主萧玉和他的随从隐心。只一打眼,隐心便从那冷冽的眼神中认出了楚乔,他上前搭讪,想要让她带自己去买她手上的兔子灯,借以再做试探,可楚乔并不想和他们多做纠缠,将兔子灯送给了萧玉后,转身就走。

  通过这番交谈,隐心几乎认定了眼前这个女子就是一年前曾重伤自己的风云令主。他向萧玉报告了这件事情,萧玉让他追上去确认,隐心领命而去。当日在黄河边,他奉命追杀叛逃的秘府,与负责保护的风云令主交手之时,曾无意见看到她的背上有一个图案,为了确定自己的判断,他追上楚乔后故意用手中的铁扇划破了她背后的衣衫。这时,燕洵恰好策马赶到,替楚乔挡下了隐心的攻击,给楚乔争取了逃跑的时间。

  之后,燕洵也策马沿着楚乔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因楚乔的马被隐心用暗器射伤,疼痛之下尽力狂奔,楚乔勒不住它,不知道怎么下马。燕洵从旁边看出了楚乔的窘迫,便故意逗她说,只要她求自己,自己就来救她,楚乔却不肯向他开口求救。这时,突然暗中飞出一只冷箭,向着楚乔激射而至,燕洵腾身而起,抱着楚乔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堪堪躲过了飞箭。

  这时,又一支冷箭飞来,燕洵护着楚乔仓皇逃跑,一个没注意,两人掉进了猎人为捕捉猎物布下的陷阱。那陷阱中四壁十分光滑,难以攀援,其中有瘴气,时间一长定会有危险,燕洵便墩身让楚乔踩着自己的肩膀爬了上去,楚乔脱险后称要找人去救燕洵,起身离开了。她一面想着妹妹们没有自己的释奴文书会很危险,一面又想着燕洵如此信任自己,又屡次对自己有恩,不知如何抉择。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她还是不能做到见死不救,于是,便砍了一根长长的竹竿,伸到洞里将燕洵拉了上来,可是她的脚却不小心被扭到了,只好让燕洵背着自己去朱雀大街。

  两人正在边走边说,燕洵听到了马儿嘶鸣的声音,高兴地说自己的马来了。机警的楚乔伏地倾听了一会儿,却说这一行人很多,而且还带了重兵器,燕洵不由得对这个小婢女赞叹不已。两人爬上一个山坡,见远远走来一队奴隶,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楚乔从两人口中得知他们都是魏家门阀家中的奴隶,他许诺让他们修完后长城后便给他们释奴文书,可是修完之后却又自食其言,他们愤怒之下便集体出逃了。

  这时,魏家门阀的少爷魏舒游将军带着一队士兵赶到了,他阴笑着让人围住那些逃奴,对手无寸铁的他们大开杀戒,顷刻间地上一片尸体。在山坡上偷偷窥望的楚乔忍不住想要冲出去救人,却被燕洵给死死拦下了,他劝楚乔说,以她和自己的身份,此时冲出去只能招惹麻烦,楚乔闻言觉得有理,只得眼睁睁看着那些人被当场残忍屠杀,她的心里如被刀割一般疼痛。

  这些杀人恶魔走后,楚乔甩下燕洵,独自回到了朱雀大街,她找到和妹妹们约定的小茶馆,却发现妹妹两人已经不在那里了,询问老板后得知,妹妹的身份已被识穿,并被几个贵族公子带去了城墙根那边。她知道两人有危险,便连忙赶了过去,结果正遇上几个纨绔想对小七小八用强,她上前打跑了那几个人,救下了两个妹妹,可是小八却因为反抗而被一个纨绔用刀划伤了脸颊。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漂亮的脸蛋就是身份,就是前途,就是她的命,小八深知这一点,她哭着请求楚乔去向宇文玥讨要祛疤的良药,小七担心回去后再没有机会逃走,楚乔却觉得今天已经失去了逃走的良机,便决定先回宇文府再想办法。

  回到府里后,楚乔见院门居然没有落锁很是诧异,但聪慧如她,立刻便明白这是宇文玥特意为自己留的,而他这么晚还没有休息,就是在等自己给他一个交代。

  果然,宇文玥将楚乔带上了禁湖旁边的阁楼,让她向自己报告行踪,楚乔便将早就编好的一套瞎话说给他听,宇文玥明知道她在撒谎,却故意一遍遍不厌其烦地让她说给自己。楚乔听着外面禁湖里人声嘈杂,知道这是那些家丁在掏湖泥,心中很是忐忑。

  而更让她忧心的是另一件事。当日在春茶宴上,楚乔借着宇文怀让自己闻血香时,将在元淳公主面前捡起毒鼠膏时沾在手帕上的毒偷偷抹在了血香上,因为她知道,毒鼠膏点燃后,如果人再饮下热酒就会毒发身亡,她的计谋就是要趁着寒食节这天不能饮热酒,而当天一亮,极乐阁那边肯定要烫热酒助兴,到时候宇文怀就会不知不觉地毒发身亡,自己也就可以趁着府中大乱的时候带着妹妹们逃走。

  然而令楚乔震惊的是,宇文玥竟然对这其中的一切细节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并且当着她的面一一说了出来,她不禁暗自心惊。而宇文玥却告诉她说,宇文家是谍者世家,这点毒根本就逃不过他们的眼。楚乔见无法隐瞒,便痛痛快快地承认了自己想要杀死宇文怀为哥哥报仇,自己早就从锦烛口中听说了,临惜是死在了宇文怀的奸计之下。宇文玥问她问什么不怀疑是自己在栽赃陷害,楚乔却笃定地说,自己相信他的为人,绝不会做这样的事。她眼中清澈的眸光和说到动情处流下的泪水令宇文玥有一瞬间的恍惚,他突然有一种很想保护她,拥她入怀的冲动,连他都对自己的反常感到诧异。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做,只是拿起自己的手帕轻轻替她擦去泪水,挥手让她下去了。

   

  楚乔传第12集剧情介绍

  宇文怀奸计再次落空 宇文玥同意动用楚乔

  宇文怀命人将禁湖的水掏干之后,在淤泥里面到处搜找,因为之前有一个厨娘自称看到了楚乔姐妹杀死了宋大娘,将她推进了湖里,所以他笃定一定可以在湖里找到尸体,因为急着要定楚乔的罪,他便让四六带人到青山院将楚乔三姐妹押了过来。

  月七来向宇文玥禀告楚乔被抓的事,宇文玥云淡风轻地挥挥手让他去处理,并将自己面前刚刚为楚乔擦过泪的帕子扔给月七,让他去扔掉,可是话一出口他又后悔了,又改口让他洗干净后再给自己送回来。宇文玥有严重的洁癖,他用脏的帕子从来都是一扔了事,从来没有洗过再用的道理,月七不明白主子今天为什么转了性,但他又不敢问,只得领命而去。

  此时,禁湖里的水已经被掏干了,家丁们正在湖泥里翻找,过了一会果然找到了尸体,可几乎在同时,另一边也有人发现了尸体,紧接着又找到了一具尸体。三具尸体被抬上了岸,宇文怀让楚乔过去检查,楚乔只好依言上前掀起了一个尸体身上的草席,却发现这是一具男尸,而且他的身上还有一个绣着谢字的荷包,与此同时,湖里的家丁又捞起了一个药箱,至此答案不言自明,这人就是前阵子为宇文玥看诊后无故失踪的谢大夫。

  奉宇文玥之命而来的月七见状,抓住这个把柄不放,称一定要将这件事彻查到底,朱顺有些心慌,担心这样下去牵扯出自己的主子宇文怀,连忙转移话题,指称那另外两个尸体肯定有一个是宋大娘。虽然尸体已经被泡得腐烂发臭,面目全非,可楚乔上前看过之后,还是从两人发髻间插着的铁铃铛判断出,这绝不可能是身为女管家的宋大娘,两旁站着的一个婢女想起前阵子有两个相熟的铁铃铛婢女被指派到极乐阁伺候,后来她们就不见了,便猜测眼前这两具尸体就是投湖而两人死。朱顺却一口咬定这就是宋大娘,还将那个作证的厨娘叫上来对质,可这厨娘哪里能说得过伶牙俐齿机灵聪慧的楚乔,三言两语就被她问得哑口无言,破绽百出,月七见状不再多做纠缠,带着楚乔离开了,宇文怀气得干瞪眼,却无可奈何。

  回到房里后,小七奇怪湖里为什么没有宋大娘的尸体,小八推测是宇文玥事先派人捞了出来,并说宇文玥对楚乔有情,楚乔却说,即使如此也无所谓,自己只想带着她们逃离这虎口。小七不准妹妹再说让楚乔跟着宇文玥的话,两姐妹为此争执了起来,小七无意中说漏了嘴,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楚乔并非荆家之女的事说了出来,并将那木珠里藏着她的身世一事也一股脑儿地告诉了楚乔。楚乔闻言下意识地转动了那木珠一下,竟将它扭开了,并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绢布,可她展开一看,上面却什么都没有,她还以为是时间长了,上面的字迹模糊不见了。

  第二天,楚乔正在院子里拿着绢布研究,一个小丫头跑来呈给她一个小木匣,说是公子给她的,楚乔打开一看,竟是当日小八腕上被宋大娘惊慌间撸下去的木镯,顿时心虚不已。

  楚乔知道这是宇文玥让人提早找到了宋大娘的尸体,并将这个刻有小八名字的证物木镯藏了起来,但她却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丝毫没有露出半点异常,宇文玥看到她强自镇定的样子,不禁暗暗好笑。他故意提起这件事,并说月七他们为了打捞尸体,在禁湖里忙碌了一夜,楚乔接口道,自己要好好谢谢月七,宇文玥又好气好笑,便将自己本打算送给她的一件神兵利器——指尖刃交给她说,既然要谢,不如就把这件宝贝转送给月七,楚乔知道这是公子送给自己的防身利器,接过去便戴在了手上,改口向宇文玥道了谢,欢欢喜喜地离开了。

  此次掏湖泥没能扳倒楚乔,反而让自己丢尽了脸面,宇文怀本来就窝这一肚子火,却又被宇文席狠狠辱骂了一番,称自己不该将振兴家业的重任放在一个奴婢所生的庶子身上,还说他永远成不了大器,宇文怀气得暗暗咬牙切齿,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报复这个轻贱自己的老东西。

  萧玉此来长安就是为了挑起燕北和大魏的战火,好使自己的国家能够从中获得渔翁之利,她故意让隐心从皇宫里将大魏和燕北的边陲兵马部署图盗拓,想要造成燕北心怀不轨的假象,离间大魏皇帝与燕北侯的关系。

  皇帝一向忌惮燕北侯,萧玉这一招果然上让他上当,次日一早他便命人将宇文玥兄弟召进了宫中。宇文怀得知兵马图被盗拓,连忙叩头请罪,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宇文家的谍纸天眼却一无所觉,自己愿意将功请罪,替皇帝分忧。皇帝闻言刚要下旨命他彻查此事,可是转念间又改变了主意,让人又宣了宇文玥进宫觐见。他一心认定了盗拓布防图的就是燕北世子燕洵,拐弯抹角地想让宇文玥顺着自己的话头说,可宇文玥却始终坚持没有有确切情报,自己不能妄下定论,并劝皇帝不要中了这离间之计,皇帝却说,对于谋逆之嫌,历朝历代都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宇文玥还想要辩解,皇帝见他如此不识时务,气得吹胡子瞪眼,摇手命他退下了。

  皇帝对谍纸天眼不放心,南梁安插在大魏内部的奸细也还没有肃清,宇文灼始终觉得寝食难安,他想动用楚乔,却遭到宇文玥的反对,宇文灼大怒,称如果用不上楚乔,那留着她也就没有了意义。

  宇文玥知道自己左右不了祖父的决定,而他一直被一件事困扰着,那就是他的母亲十六年前发疯而死一事。宇文玥一直怀疑自己母亲的无故发疯和极乐阁有关,他以知道此事的真相为代价,同意了让楚乔通过考验后去执行任务。

  虽然宇文玥最初的用意,就是要把楚乔训练成一个出色的谍者,可是现在他却不舍得让楚乔这么早就去执行谍者任务,然而万般不舍终归敌不过情势所迫,他也只能让她接受终极考验了。

  当晚,宇文玥又一次将楚乔带到了密室,用四条儿臂般粗的铁链缚住了她的手脚,告诉她说,当她背后沙漏里的沙漏完之后就会触发所有机关,到时万箭齐发,她若不能躲开,便会命丧当场。楚乔听到这么变态的训练方法,不禁大惊。

  宇文玥走后,楚乔仔细分析了一下自己的处境,知道如今自己没有任何一件可以依靠的事物,便旋身将手上和脚上的铁链紧紧扭在了一起,趁着机关触发后射出的箭射断绷紧到极致的铁链之际,飞身逃离。因为不放心而一直在门外看着的宇文玥见楚乔落地后已经力竭,而四周的利箭却接连而至,便冲进密室救下了她。而后,宇文玥命楚乔到花园去练箭,称需练到连续三十箭射命中靶心,否则不许停下

  第二天一大早,燕洵带着一袋金子来到青山院,称要买下楚乔,并说楚乔的性子和自己一样,注定是草原上的鹰,如果把她关在笼子里,只会让她毁了笼子伤了自己,并且自己已经猜到他这样用心训练楚乔是为了什么,自己不想让她去做那些危险的事。宇文玥却说,以他的处境,让这个小野猫跟着他将会更加危险。

  此时的楚乔不知道两人正在商量着她的来去,彼此争抢想要决定她的命运,她还在园子里专注地练习射箭。这时,燕洵的马儿疾风独自溜达过来,楚乔便停下了练箭,拿起一把草喂起了疾风。紧接着,元嵩也走了过来,他说自己今天借了燕洵的坐骑疾风出来想兜兜风,结果桀骜不驯的疾风不肯让他骑,他只好一路牵着马来到了宇文府。元嵩对楚乔竟然能走近疾风很是惊讶,他央求楚乔帮自己将将疾风送回去,楚乔刚刚被宇文玥拼死相救,死里逃生,心中竟然暗自无由的欢喜,便答应了下来。

   

  楚乔传第13集剧情介绍

  燕洵再次出手救下楚乔 元淳以爱为名挽留燕洵

  月七不明白宇文玥为什么不把皇帝打算对燕北动手的事告诉燕洵,深知燕洵脾性的宇文玥说,燕洵若是知道了,肯定要去找皇太后撒娇,求之不得,他就会在表面上流露出来,而这样更会让皇帝抓住把柄,他的处境将更加危险,月七闻言这才明了主子的良苦用心。

  出了宇文府后,元嵩将楚乔带到了自己经常去的一棵在黄昏时分就会洒下花瓣雨的花树下,楚乔被这壮观而又浪漫的景象震惊了,她正陶醉在这美景中,忽然发现了有人在暗中偷窥,知道是宇文怀的人,于是便将计就计假装要去喝水,离开元嵩独自去了井边。她看到了朱顺等人的行踪,故意装作没有发现,任凭他们将自己打晕带回了罪奴所。

  月七在暗处看到楚乔被朱顺抓了,便匆匆跑回来向宇文玥报告,正赖在青山院跟宇文玥讨要楚乔的燕洵闻言当即就跳起来匆匆赶去了罪奴所,而宇文玥闻言则略带激愤冷冷地斥责楚乔是自作自受,并下令不许月卫救她,月七只好领命。

  楚乔被带回罪奴所后,宇文怀逼她说出她所知道的谍纸天眼的全部秘密,楚乔却伸出自己手指上带着的指尖刃给他看,称现在自己已经得到了宇文玥的信任,以后一定会得到更多的情报,并说自己这次其实就是故意出来要给他送情报的,只不过被他们先一步下了手。宇文怀知道楚乔所说没有一句是实话,刚想要发作,见燕洵气势汹汹地带着风眠闯了进来,便假装相信了她的话,让她和自己再演一出戏,楚乔会意,便假装被他挟持。燕洵闯进来后与宇文怀交涉了一番,将楚乔带走了。

  元嵩得到消息也匆匆赶了来,见到楚乔后赶紧上前问候,楚乔却说自己还有要事要办,丢下两个人先走了。燕洵见自己这样费心费力地救她,却连个谢字都没落着,不禁满心郁闷,跟元嵩赌气说,自己要是以后再管楚乔的事,就不姓燕,可是刚说完就让元嵩去青山院探消息,免得楚乔私自骑马出府被罚,元嵩闻言将他好一番打趣。

  楚乔回青山院的路上被宇文怀指使的往生营的人截杀,楚乔不是他们的对手,险些被擒,嘴上说不许救楚乔,心里却放心不下的宇文玥赶到,用弓弩暗中射死杀手救下了楚乔。楚乔回到青山院后,被宇文玥好一番盘问,楚乔没敢隐瞒,将自己的行踪一一告诉了他。

  晚上,楚乔正在铺床,被宇文玥从背后突袭,她机警地躲了过去,打斗间,宇文玥在楚乔的双眼中滴下了两滴华佗秋水,楚乔顿时失明,什么都看不见了。

  此时,极乐阁里正在酝酿着一场阴谋。大梁的谍者隐心带着南朝秘府的谍者令找到了宇文席,想要动用他这颗十六年前被埋下的棋子。宇文席已经过惯了享乐的生活,不想再置身杀伐之中,所以没有答应再为他做事,隐心却拿出当年柱国夫人一条染血的花裙来威胁他,称若是不听从自己,就将他当年所做的丑事揭露,让他遗臭万年。宇文席害怕失去眼下的奢靡生活,被逼无奈只得依言将谍纸楼密道的地图交给了隐心,隐心又授意他在府中办一场宴会,将宇文玥和各门阀的公子都请来,为自己的行动打掩护,宇文席只得唯唯诺诺地答应了。

  定北侯燕世诚其实早就看出了皇帝对自己不放心,便让夫人从皇太后那里讨得了懿旨,让她答应放燕洵即刻返回燕北,皇帝知道后大怒,命人传赵阀魏阀和宇文怀来见自己,商量对付燕北的办法。这时,魏贵妃进来禀告,说这次来接燕洵的是他的母亲——白笙夫人。白笙夫人是皇太后的养女,自小在宫中长大,与太后情谊颇深,皇帝对她也是思慕已久,奈何她却选择了定北侯燕世诚。闻知此次白笙夫人来到了长安,皇帝想起当年旧事,不免心潮起伏。

  元淳以自己皇兄的名义将燕洵骗到了御花园,跟他说一个月后就是自己的及笄之礼,让他帮自己操办,燕洵告诉她说自己十日后就要回燕北了,元淳闻言大哭不已,燕洵好不容易才哄得她止住了眼泪。

  此时,白笙夫人也在宫中,她拜见过皇太后之后与魏贵妃在一处叙旧,稍后皇帝也赶了过来,与白笙夫人感叹了一番时光催人老云云。白笙夫人在皇帝面前提起接燕洵回家一事,皇帝婉转地想要拒绝,白笙夫人却以定北侯近年身体欠佳需要燕洵回去帮衬为由再三相求,并自请留在长安为质,皇帝长叹一声只得答应。这时,元淳得到消息带着燕洵赶来,央求白笙夫人过了自己的及笄之礼再走,还没等白笙夫人开口,皇帝就定下了此事,白笙夫人觉得晚走一月也无不可,也便不再多言。

  辞别皇帝后,白笙夫人和儿子边走边聊,问起他在长安是否有放不下的人,燕洵有些羞涩地说还真有这么一个人,他试探着问母亲,假如那人与自己身份不同又该如何,白笙夫人一笑道,只要燕洵看中的是她这个人,其他并不重要,燕洵闻言大喜,称自己要等那个心仪之人应许自己后再一起回燕北。此时,来找燕洵的元淳在背后听到了燕洵的这番话,以为他说的是自己,欢喜不已。

  宫里发生的事很快就被宇文灼知道了,他明白燕洵所爱的那个人一定不是公主,而是楚乔那个奴婢,对燕洵白白辜负了白笙夫人一番心意的作为很是不屑。宇文玥向他禀报说,大梁最高级别的女谍者已经秘密来到了大魏,自己打算让楚乔去试探她,宇文灼对孙子这般看中楚乔十分不满。

   

  楚乔传第14集剧情介绍

  楚乔涅槃再得神技 萧玉独闯谍纸重地

  宇文席对宇文怀为了对付楚乔竟然动用了往生营的人,又大骂了他一番,让他加紧操办宴席的事,并特意嘱咐一定要把宇文玥请来,宇文怀不知个中情由,对此愤愤不平。

  在宇文玥的游说下,宇文灼最终同意了让楚乔去执行行动。第二天,宇文玥亲自将楚乔眼上蒙着的纱布解下,告诉她说,自己在她眼中所滴的华佗秋水已经使她的眼睛涅槃重生了,如今她可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黑夜于她,将如同白昼,楚乔闻言十分欢喜,她就知道公子不会伤害她。之后,宇文玥给楚乔布置了任务,让她次日随自己去红山院赴宴,并让她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记住宴会上所有的细节、画面和声音,楚乔一一记下。

  到了第二天,那些被请的勋贵子弟早早就来到了宇文府,元淳没见到燕洵,十分失望,她不知道的是,她心心念念记挂的燕洵此时正守在宇文府外面,为的就是和他的小野猫说上几句话。对于他的搭讪,楚乔一点都不感兴趣,轻飘飘几句话就打发了他。见宇文玥带着楚乔往红山院方向走,燕洵连忙说自己正好顺路,死皮赖脸地跟了上去。

  此时的红山院,歌舞升平,一派繁华景象。为了稳住那些世家勋贵的公子哥,宇文席特意弄了几个角色舞姬献舞,众人被那娴熟的舞技和窈窕的身姿所吸引,一个个屏息瞪眼,抻长了脖子朝舞池里看着,姗姗来迟的宇文玥和燕洵也不免多看了两眼。元淳见燕洵的眼光只在舞姬身上,根本没有看到自己,气得起身打断了乐舞,称这些淫词烂舞污了自己的眼睛。这时,在里间抚琴的一位面罩白纱的女子走了来,她自称叫做访琴,是舞姬的闺塾师,上前跪在元淳面前辩解说,此曲传自宫中,是正经的名曲,本就是无理取闹的元淳无话可说,便挥手打发她们下去了。

  访琴出门后经过楚乔身边,她身上的香气引起了楚乔的注意,忽然想起这香味来自灯会那晚,自己赠她兔子灯的女子,于是便和宇文玥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追了出去。

  这个访琴的确就是萧玉,她从宴会上退下后,来到一间厢房中,换上了夜行衣,带着谍纸楼的密道图跳窗而出,打算去盗取谍纸天眼的机密,楚乔则在后面紧紧跟随。后来,萧玉发现了楚乔,故意带着她兜兜转转,想要甩掉她,可是她小看了楚乔的追踪能力,最终还是被她跟踪到了谍纸楼。

  楚乔和萧玉交上了手,可她不是萧玉的对手,被她逼得步步后退,这时,从宴会上借故离开的宇文玥赶到,与她一起对付萧玉,萧玉见自己占不了上风,便装作全力攻击楚乔,趁宇文玥替她解围时脱身逃走了。

  萧玉逃跑之后,宇文玥站在当场发呆,楚乔不明白他怎么了,便上前询问,宇文玥说自己正在考虑要不要杀了她,楚乔闻言大惊。宇文玥告诉她说,此处就是谍纸天眼的秘密基地,一向不许外人进入,否则杀无赦,如今,她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成为谍者,二是自刎谢罪。楚乔展颜一笑称,自己愿意成为谍者,宇文玥闻言便将手中的残红剑交给了楚乔,并嘱咐她,不要辜负了这把宝剑,楚乔连忙答应。

  宇文灼得知谍纸楼被大梁谍者入侵,大发雷霆,更让他生气的是,宇文玥不但没有杀掉闯入禁地的楚乔,反而让她成为了一名谍者,在他心里,那个小婢女根本就不配,再加上听他的心腹说,宇文玥是为了保护楚乔才眼睁睁放走了大梁谍者,宇文灼更是愤怒。他担心自己的孙子被情所困,最后自伤己身,走了自己当年的老路,便下令让人除去楚乔,以绝后患。

  宇文怀也看出了萧玉并非寻常舞姬琴师,宴会后,他找到了萧玉,想要与她攀谈,萧玉没等他说出来意,便开口道出了他心中隐藏的对宇文席的恨意,并说自己可以帮他完成心愿,宇文怀闻言大喜。

   

  楚乔传第15集剧情介绍

  萧玉棋高一着 楚乔初接任务

  当日红山院的宴会上,舞姬桃叶与赵西风眉目传情,被萧玉敏锐地发现了,她暗中警告了桃叶一番,桃叶唯唯诺诺地称要与赵西风断绝来往,萧玉摇手打断她说,大可不必,因为日后赵西风有可能成为一枚有用的棋子,桃叶了然地点头。

  萧玉的住所被月七带人围住了,可同样身为谍者的萧玉对自己的房间防守极其严密,不但屋顶房中都吊了丝线铃铛,连房间四周也都放了许多装了蝉的竹笼,令月七他们无法靠近房间,甚至想要偷听都无法做到。

  此时,宇文玥带着楚乔进了谍纸楼的核心重地,让她参观了那些核心机密。楚乔从宇文玥的介绍中明白,原来这里是整个大魏的信息中心,所有的谍报最后都会汇集到这里来被层层筛选,她不仅对这个庞大的谍报系统由衷地赞叹。

  宇文玥交给了楚乔一枚出府令牌,将谍者的任务、应具备的素质和该掌握的技能一一说给她听,并让她牢牢记住自己应该听命于谁,最重要的是尽量完成任务活下来。之后,他又装作无心地对楚乔说起了对谍纸楼威胁最大的江湖谍者之首——风云令主洛河,将她一年前已经因一场意外死去,她的女儿风云令少主失踪一事告诉了她,他暗中观察楚乔的反应,却见她毫无异常,并且还说想要会一会这个风云令少主,宇文玥斥她不知天高地厚,楚乔却胸有成竹地说,自己一定会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谍者。

  皇帝对白笙为了儿子,竟然跟自己耍手段一事十分愤怒,咬牙切齿地说要把他们母子都留在长安。魏贵妃却说,这样会引起燕士城的反心,不如将白笙夫人暂且放回燕北,皇帝听了觉得在理,便依言而行。

  白笙夫人被皇帝下旨送回燕北,燕洵为母亲送行时悄声让她回去后叮嘱父亲:此时表忠心毫无意义,只有握紧兵权,挺过这段艰难地日子,才能保一世无忧切不可听信谗言,轻举妄动。白笙见儿子对时局分析地如此透彻,不禁深感欣慰。

  宇文灼得到月七的禀报,得知刺探大梁谍者的任务失败,宇文灼便想让楚乔去执行这个任务,宇文玥觉得楚乔还没有被训练出来,贸然接受这样重大的任务会有凶险,本不想答应,宇文灼却说他是怀有私心,宇文玥还想解释,宇文灼却已经不由分说下达了命令,且说假如楚乔任务失败,说明她不适合做谍者,而青山院又没有任何损失,宇文玥闻言不敢再辩,只得应命。

   

  楚乔传第16集剧情介绍

  楚乔刺探萧玉任务失败 公子舍身相救身处险境

  宇文玥到底不放心楚乔去执行刺探大梁谍者的任务,嘱咐月七暗中保护她。月七领命而去。

  隐心向萧玉禀报了燕北谍者仲羽在悄悄打探左宝仓其人,忽然明白燕洵这是想要弄到武器逃回燕北,不禁大急。因为燕洵一旦逃跑成功,燕北势必将脱离了皇帝的控制,自己离间他们的计策将告失败。优秀的谍者无一例外都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只不过一瞬间,萧玉就已经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她命人撤掉了防守,故意将自己和隐心的对话透露给了在外面窃听的楚乔,让她知道自己要去神兵铺找左宝仓,并将他的会造兵器,懂得消息埋伏等厉害之处一一说了出来。

  楚乔听到后不知有诈,想到找到此人说不定便可进入极乐阁,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宇文席,当即便赶了过去。而萧玉的计策不止于此,她又派出一个不甚高明的谍者,故意将自己要对楚乔下手的消息透露给了他,她知道对楚乔有情的宇文玥一定会赶过去救她,打算到时候连他一并除去。

  此时,仲羽已经找到了左宝仓,此人是一个锻造武器的高手,却以一个不起眼的小古董铺做掩饰。仲羽正在和左宝仓谈着购买五十套弓箭利弩的买卖,忽见萧玉带着桃叶也进了小店。两人进店后不由分说,便对着仲羽下了杀手。

  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暗中观察的楚乔见这两人对仲羽出手,便出面战住了萧玉。四个人打得天昏地暗难解难分,小铺里的古董悉数被毁,视财如命的左宝仓哀嚎不已,桃叶应许以五百两银子盘下他的小铺以作赔偿,左宝仓这才不再追究,他扭开墙上的暗门便躲了进去,楚乔见状也效法他的样子,扭开暗门闯了进去,萧玉在后面紧追不舍。两人在密室里又斗在了一处,时间一长,楚乔明显处于下风,危急关头,宇文玥及时赶到在萧玉的杀招下推开了楚乔。

  萧玉精准地控制着楚乔的每一步,包楚乔最后的逃身处都在她的计算当中,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萧玉当即便扭动了密室里的机关,放下了重达两千斤的断龙石。宇文玥见巨石落下的地方正是楚乔的容身处,当即便飞身扑过去将她带进了旁边一间密室内,两人刚刚落地,断龙石也落了下来,将密室的洞口瞬间封死。萧玉本来对这个计划只抱着五成不到的把握,见宇文玥竟然真的不顾自己的安慰去救楚乔,两人双双落在自己的圈套之中,不禁大为得意,当即便放了一把火,带着桃叶离开了。

  楚乔和宇文玥被困以后,下意识地就去推那个巨石,忽听左宝仓的声音响起,称那巨石无论如何也绝不会移动丝毫,楚乔一回头,才发现左宝仓也被困在了里面。

  左宝仓慧眼如炬,一眼就认出了楚乔手中所拿的是残虹剑,而此剑与宇文玥手中的破月剑乃是情侣剑,并以此推断出两人是情侣,楚乔闻言急忙解释,宇文玥却一言不发。

  楚乔以为左宝仓与萧玉两人是一伙的,左宝仓却矢口否认,并说桃叶之所以知道自己密室里的机关,是因为自己曾经是她的恩客,将自己的秘密告诉过她。楚乔闻言嗤笑他自作自受困住了自己,左宝仓却说,有宇文玥在,一定会有人来救自己。他带着宇文玥和楚乔在密道里兜兜转转,来到一个面积很大的密室中,他对楚乔说,这里到处都是米面油,足够三人吃上半年的,现在要做的就是安心住下来,等着宇文家的人来救就好了,说完倒头便睡。遇此情景,楚乔忧心不已,想要逼问左宝仓到底有没有出口,冷静睿智的宇文玥却制止了她,称按照这个左宝仓视财如命的性子,如今能够毫无防范地倒头便睡,毫不担心自己会将他的宝贝盗走,就说明想要凭自己走出这个四通八达如迷宫一样的密道,绝无可能,楚乔闻言也泄了气,只好按下性子安心等待。而此时,月七已经将宇文玥遇险之事禀报了宇文灼的心腹谍者,二人已经带人匆匆赶了过来。

  做完了这一切,萧玉又带着桃叶到了红山院,以当日柱国夫人的一条花裙吓唬了宇文席一番,威逼他交出红山院的大权,从此安安分分做个废人,不许再出头,宇文席害怕自己当年所做的事情曝光,只得答应,宇文怀得知此事后,感叹自己出头之日已到,不由得意万分。

   

  精彩推荐:

  杨幂被目击悠闲逛街 竟当街对TA来了个背后熊抱(组图)

  陈学冬向郑爽讨教如何上热搜 郑爽曝光两人聊天记录(图)

  江苏丰县爆炸事件已致8人死亡 初步判定为刑事案件嫌疑人已锁定

  人民日报聚焦残疾毕业生就业:有单位到招聘会“走过场”

编辑:陈素芸

原标题:《楚乔传》第17-18集预告:左宝仓发现楚乔木珠 楚乔恢复记忆得知身世

说明文字

万家热线今日合肥

微信小程序搜索“万家热线今日合肥”,每天10分钟,通晓合肥事

下载客户端看新闻更省流量

我说两句 登录

发布

最新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