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乔传》刁蛮公主元淳惨死

2017-06-12 10:29网络整合

  赵丽颖主演电视剧《特工皇妃楚乔传》正在热播,小说中楚乔是21世纪穿越而来的特工,电视剧里楚乔是什么身份?楚乔真的是奴隶吗?《楚乔传》楚乔身世曝光,出生高贵身份惊人。《楚乔传》播出时间及分集剧情:

  《楚乔传》播出时间:每周一至周四晚22:00-24:00两集联播,一周将会播出8集。每天24:00全网更新。

楚乔传演员表 楚乔传什么时候播出 楚乔传全集 楚乔传剧情介绍

  《楚乔传》楚乔身世曝光身份惊人

  《楚乔传》楚乔身世曝光身份惊人

  一开场就是楚乔掉入河里,被人追杀,母亲换其楚乔,并且一直叫她要坚强的活下去,掉入水中后彼岸花的图案也消失了

  而楚乔背后的彼岸花,暗含着她的身世,楚乔并非奴隶,而是出身高贵。

  虽然日后楚乔会成为巾帼英雄,这也都是观众知道的,但是楚乔的真实身份呢?

  在《楚乔传》的第九集,楚乔的身世被宇文玥目睹,魏贵妃拿出了《皇宫密档》,密档记录了楚乔的身世。

  密档中楚乔究竟是什么身世呢?通过给出的台词我们知道是一个拥有霸道内功的女孩,但是楚乔的真实身份并没有给出,而当剧情出现的时候,我们观众也看不懂这其中的文字。

  对此不少观众截了图,还寻求了高人翻译,原来楚乔她是,洛河之女,新风云令主,她娘洛河和“十二人杰”建立了寒山盟(江湖谍者势力,类似谍纸天眼)。

  后来寒山盟出现叛徒,洛河为保护楚乔,引开追杀的人并被害死,在死之前把“寒山令”传给了楚乔,楚乔也因此被追杀,后面出现的“蛇女”就是誓死保护楚乔的人。

  看完这些恍然大悟,怪不得星儿在救宇文玥的时候,气功居然将外面的三个人给震飞了,怪不得每次都能够幸免于难呢。

   

  第1集 - 杀手楚乔意外穿越 人猎场中初遇燕洵

  西魏年间,乱世混战,大批平民在战乱中沦为奴隶,命如草芥。这天,大魏权臣宇文席府中的大少爷宇文怀又约了号称长安五俊的几个贵族世子去围猎,只不过这围猎的猎物却是一群女奴。他让人将那些女奴的衣服上写上几个贵族公子的名字,不但放出雪狼撕咬她们。还和众人约定互相射杀写有旁人名字的女奴,最终写有谁名字的女奴活下来得最多,就算谁获胜,而奖品只不过是西魏元淳公主的一坛美酒。

  然而没有人知道,在这群女奴中,却有一个来自异世的灵魂,她叫楚乔,是一个身怀绝技的女杀手,因一场意外穿越到了这个朝代,附在一个叫做荆小六的女奴身上。她果决睿智,,明白自身处境后,经过一瞬间的慌乱,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神情自若地指挥着众女奴躲避羽箭。

  很快,众女奴就死了大半,在两头雪狼的夹击下,楚乔不得不使出了自己在异世的身手,拼命躲避,最终利用落在地上的羽箭成功杀死了两头饿狼,并救下了一个险些丧生狼口的同伴卷毛头。她的飒爽英姿赢得了本就不赞成这样残酷屠杀的西凉世子燕洵的欣赏,同时激起了心地残忍的宇文怀的杀心,他带人上马追赶,更加肆无忌惮地射杀四散奔逃的女奴,最终,除了楚乔外,所有的女奴都被射杀了,楚乔千方百计保护的卷毛头也被射死在了她眼前。宇文怀不想这个被归在宇文玥名下的女奴活着,也就是说他不想自己的老对头获胜,便不顾令箭已响围猎结束,依然挽弓射向了楚乔,燕洵见状再次出手,想以箭射落宇文怀的羽箭,然而有一支细细的金针抢在前面打落了宇文怀的箭。在燕洵的力保下,楚乔终于逃过了一死,心地良善的赵嵩以大魏皇子的身份赦免了楚乔。

  正在人猎场中血雨腥风之际,宇文玥却在自己府中被一个叫做樱桃的风尘女子袭击,宇文玥看出了她的破绽,在千钧一发之时,将她打伤,毫发无损的脱身离开了。

  楚乔被送回宇文府中后,她这具身体的哥哥——同样被捉,此时已被选做宇文玥书童的荆小五在暗中见到大管家朱顺将重伤昏迷的小六交给了府里负责看管女奴的宋大娘,让她好好折磨一下她,荆小五便偷偷弄来一些吃的送给了被扔在柴房中的楚乔,并告诉她,他们的大姐汁湘和妹妹小八也都在宇文府里。

  第二天,汁湘带着从朱管家那里求来的药炉和妹妹小八一起来看楚乔,却不料被宋大娘撞见,小八顶撞了她几句,被宋大娘狠狠抽了一顿鞭子,楚乔暗中使手段将打伤了宋大娘,汁湘暗中劝她以后多多忍耐,切不可再如此冒失,免得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楚乔听了却并不言语,她的姐妹怎知道,眼前这个熟悉的面孔心中,住的却是一个非同凡响的不屈灵魂。

   

  第2集 - 楚乔为救姐姐再次惹怒宇文怀 临惜被人利用闯下大祸遭杀身

  西凉世子燕洵的母亲是皇太后最宠爱的养女,父亲定北侯是大魏皇帝的结拜兄弟,燕洵名为质子,实际在大魏很受宠爱,特别是公主元淳,对他暗恋已久。当此之际,正值燕洵的生辰,元淳在皇帝那里求得了许可,由自己来为燕洵操办生辰宴,然而燕洵却不喜欢淳公主,不想和她牵扯过多,便来求宇文玥,替自己挡下这件事,宇文玥答应了。燕洵拿出他在人猎场上得来的那枚救下楚乔的金针打趣宇文玥,笑他此举绝不简单,乃是动了春心,宇文玥却不屑地说,楚乔只不过是一介低贱的女奴而已,并说如果喜欢,他尽可以拿去,燕洵看得出宇文玥口是心非,不禁暗笑。

  宇文玥说到做到,果然在皇帝面前揽下了在自己的后花园为燕洵庆生的差事。当日,元淳拿出一坛美酒助兴,朱顺却指使一个叫做锦烛的婢女在宇文玥的酒中偷偷下了广寒散毒,此毒对常人无害,但是对生性体寒的宇文玥却又致命之忧。眼看就要除掉自己的老对头了,宇文怀兴奋不已,心急地再三劝酒,宇文玥看出了异样,称自己身体有恙不能饮酒,宇文怀便提议以美人来劝酒,若是劝不动便杀掉美人,在场的纨绔纷纷叫好,于是楚乔的大姐汁湘被唤来劝酒。

  眼看劝酒不成,汁湘就要丧命,在暗中看到了朱顺搞的把戏,知道酒中有毒的楚乔便用一条藤蔓卷走了汁湘捧在手上的酒杯,并不卑不亢地请求众人放了自己的大姐,并说自己愿意代她受罚。阴谋没有得逞的宇文怀心生记恨,决定新账老账一块算,于是便命人将楚乔倒吊在了树上。

  夜幕降临,众人散去后,宇文玥用飞刀射断了绳子,救下了楚乔,楚乔的五哥临惜连忙上前叩谢,宇文玥却不屑地嗤笑楚乔没有把握却还要逞强。

  朱顺知道主子宇文怀记恨楚乔,便对宋大娘说,等她伤好后,将她送到极乐阁,汁湘得知后担心不已,她知道进了那种地方生不如死,便让临惜想办法帮楚乔弄到对牌,帮她混出府去。

  临惜也很疼爱这个并非亲生的妹妹,况且父亲临终一再嘱咐他们要好好照顾小六,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妹妹受辱,于是便去找同在府中为奴的锦烛想办法。锦烛将此事报告给了朱顺后,朱顺见良机到了,便给了她对牌,并拿出一副暗藏西域奇毒奇幻散的白玉算筹,让她想办法通过临惜送到长房老太爷——也就是宇文玥的祖父宇文灼手上。

  临惜不知此中阴谋,将对牌收下后便把算筹奉给了宇文灼。酷爱摆弄算筹的宇文灼不加提防,被算筹上的毒蜘蛛咬了一口,当场毙命。宇文玥得知情况后匆匆赶来,他认定临惜是细作,便将他一剑刺死并将尸体扔进了熊熊大火中。

  楚乔从宇文府中逃出后恰好在树林中听到了锦烛和朱顺的对话,得知自己的哥哥被牵连,不肯独自逃生,便又回到了府中。回府之后,楚乔正好看到了宇文玥亲手刺死了五哥临惜,她大叫着跑过去,却被侍卫紧紧地按在了地上。楚乔昂着头倔强地对宇文玥说,哥哥不是细作,他是被冤枉的。看着那双清澈得不染一丝尘埃的眼睛,宇文玥俯首对她说,这是一个仰望强者的世道,若是不能做强者,就只能被践踏。楚乔冷然道,如果自己不死,将来有一天一定要做强者,宇文玥被她的气势震撼了,拔剑在她的胳膊上砍了一道深深的口子,称这是给她的惩罚,然后转身离去了。

  在旁人眼里看来,宇文玥是在惩罚楚乔,然而他其实是在救她,因为按照寻常惯例,逃奴是要被枭首示众的,如今宇文玥只不过是轻轻一剑就保存了她的性命,实在已是太过仁慈了。汁湘和小八得知临惜之死后,指着楚乔大骂,称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她就是荆家的克星,汁湘听了忍无可忍,伸手打了妹妹一耳光。

   

  第3集 - 青山院逢新丧 楚乔错手杀人

  青山院里,灵堂肃穆。宇文玥一身孝衣,沉静的面色里透出几分隐隐的忧伤。吉时已到,宇文玥刚刚下令封棺,便被院子里闯进来的一位不速之客阻拦。来人正是三房的宇文怀,他不顾侍卫阻拦,出言嚣张傲慢,扬言要亲自开棺验尸。宇文玥百般阻拦未果,两人便在灵堂上动起手来。各怀心事的两个人,自然是谁也不肯相让,打得十分胶着。

  正在难分难解之间,宇文怀掷出去的剑让院门口立着的一位太监险险避过,继而尖锐的声音响起,“护驾!贵妃娘娘在此,谁敢造次?”此言一出,惊得院里的宇文玥急急撇下了手中的武器,来向贵妃娘娘问安。宇文怀心知贵妃是宇文玥请来的救兵,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停了手,也往门口来了。

  一身雍容的贵妃娘娘开口便质问宇文怀,何以在青山院里闹事?宇文怀却恶人先告状,只道是宇文玥执意封棺,还出手伤他,逼得自己动手。宇文玥便回禀贵妃,祖父是身中西域奇毒而亡,自己是怕此毒再行伤人,便先焚毁杂物,再封棺。贵妃肯定了宇文玥当机立断封棺的决定,然后问起了老爷子的死因。宇文玥据实回答,并顺着贵妃的话头,说正是宇文怀负责丝路上采办贡品的事宜,将怀疑的矛头指向了宇文怀。

  宇文怀听得宇文玥怀疑自己,当下就要出手相杀,却被贵妃喝止。贵妃斥责宇文怀当着自己的面就对堂弟宇文玥痛下杀手,为了防止两房失和,便决定亲自开棺验尸。宇文玥随着贵妃步入灵堂,开启了棺椁。贵妃用丝帕掩住口鼻,仔细地看了看里面,而后表示,老爷子确是中毒身亡,随即便下了谕旨:除非主人相邀,否则宇文怀永远也不得踏入青山院半步。宇文怀愤愤不满,却也是无可奈何,只得遵了旨意,带人离开。

  贵妃离开前,很是担忧宇文怀现在的处境,示意他只有得到皇帝的信任,才有可能重新启动谍纸天眼。而自己愿意依照其祖父的意愿,促成他跟淳公主的婚事。被宇文玥婉拒之后,贵妃善意提醒宇文玥,皇帝是不会放弃谍纸天眼这块重宝的,而他宇文玥并不是皇帝唯一的人选。

  柴房里,清醒过来的楚乔郁郁寡欢,连汁湘姐姐送来的药汤也不愿意喝。汁湘知道她是因为临惜的死自责,便劝慰她,生逢乱世大家都是身不由己,叫她不要再责怪自己。楚乔的目光却透出坚毅,她告诉汁湘,自己是不会让临惜白白死去的,自己一定会好好活下去。说罢,端起药汤,一饮而尽。

  婢女们都在院子里干活,就见有侍卫抬着一具尸体走了出去。婢女们纷纷议论,这是被送去极乐阁的婢女锦兰,因未被老太爷看上,便被折磨致死。宋大娘前来挑选送往极乐阁的婢女,楚乔被宋大娘指名要送去极乐阁。汁湘为了救下妹妹,便求了宋大娘,由自己顶替了楚乔去了极乐阁。

  极乐阁里,同汁湘一起被送进去的女孩子,没有一个人活着出来,汁湘也不例外。楚乔带着小七小八躲在暗处,亲眼看着汁湘被装在一辆破车上送出来,难过至极的三人,却不敢哭出声音,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姐姐的尸体被人扔掉。

  事后,楚乔悄悄将汁湘的尸首埋了。姐妹三人拿着弄来的纸钱,在临惜和汁湘的坟前烧着,却被受了罚的宋大娘撞个正着。宋大娘想拉着她们去向宇文怀邀功,遂与楚乔姐妹三人起了争执。几人撕打之中,宋大娘从桥上滑落,被楚乔拉住,却终是因为太过沉重而落下了水。小七小八十分害怕,楚乔安慰她们,若是有一日东窗事发,自己会一力承当,叫姐妹们不要担心。可是她们谁也没有瞧见,有一个躲在暗处的影子,早已将这发生在深夜里的一切,尽数看在眼底。

  青山院里。宇文玥的鹦鹉很不乖觉,不停地叫喊着“坏蛋来了,坏蛋来了!”,宇文玥无奈地停下手里的毛笔,抬眼看着门口方向。果然,不多时,就见燕洵悠然地迈着步子,走了进来。正襟危坐的宇文玥并不理会他,只顾自己继续拿笔写着,燕洵却兴致勃勃的绕着他转了几圈,连连直呼,他浑身上下都是破绽。见宇文玥抬头,他似乎很是得意,直道,如果宇文玥的祖父真的死了,宇文玥就不会是现在的这副模样。

  宇文玥依旧一副淡淡神情,只说人太过聪明了不见得是好事。燕洵不理会宇文玥的冷淡,只跟他说起他们宇文家的内斗,表示自己并不喜欢这些,自己只想做草原上自由翱翔的雄鹰。问及宇文玥想成为什么的时候,宇文玥也只是微微沉吟,淡淡答道,自己的选择,从来都只是别无选择。燕洵提醒宇文玥,三房老太爷将会亲自出马,往宇文玥身边安插眼线,要他留心。宇文玥却似未闻,只管自己看书。燕洵无奈地摇摇头,还是打趣地问起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宇文玥依旧回答,对于女人,自己也是没有选择的。

  燕洵却不理会宇文玥,他想起了楚乔,便从宇文玥的桌子上顺了一瓶伤药,径自来找楚乔了。却正巧撞上有侍卫要带楚乔去受罚,燕洵轻轻松松就替她解了围。但楚乔冷漠的神色却让燕洵很不解,楚乔告诉燕洵,自己的哥哥姐姐新丧,自己也朝不保夕,自然高兴不起来。燕洵闻言,不再多问,只是留下伤药,便默默离开。

  青山院。宇文玥正命人撤下灵堂布置,就听见有人通传,三房老太爷驾到。宇文玥知道来者不善,却并不慌乱。三房老太爷指出,宇文玥作为过继到长房的嗣孙,文书里缺少了其生父签字的文书,所以并不作数。宇文玥只是淡淡一笑,请出了皇帝的圣旨,就轻松化解了三房老太爷的刁难。但老太爷却似乎并不肯作罢,却送给宇文玥一位美女,只道是来照顾他的。宇文玥表示自己却之不恭,自己不仅会收下老太爷送的,还会收下二房三房兄弟送的,宫中娘娘送的,以及长安城里各位亲贵送的,他统统都要收下。

   

  第4集 - 荆小六成为侍寝婢女 宇文玥故意刁难楚乔

  宇文席担心那些美女抢走了宇文玥的宠爱,坏了自己的事,便出言阻拦他接受其他女子,宇文玥便说为了不扫了别人的面子,让那些女子自己去比试,胜者就可以留下来,宇文席没办法,只得拂袖而去了。

  之后,宇文玥命贴身侍卫月七下令,在所有金铃铛和银铃铛婢女中选择侍寝婢女。楚乔得到这个消息后,想到自己若是进了青山院,就可以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宇文府中保护自己的两个妹妹,便毫不犹豫地径直来到青山院,跪在院中请求宇文玥让自己也能参加择选。宇文玥见楚乔一个铁铃铛婢女也来参加择选,还锲而不舍地一直纹丝不动地跪到了半夜,便格外开恩,答应了让她参加择选。朱顺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宇文怀,宇文怀本想将楚乔杀了以绝后患,朱顺劝他不如留下楚乔,万一锦烛的计划不成功,还可以利用楚乔的杀兄之仇来对付宇文玥,宇文怀闻言觉得有道理,便同意了。

  第二天,楚乔到了青山院后,被架子上的鹦鹉嘲骂,楚乔上前将它脚上的链子解开放掉了,她的大胆让一众婢女瞠目结舌,一个金铃铛婢女自以为高人一等,看不起楚乔,出手找她的麻烦,被楚乔利落地躲了过去,并撕破了她衣衫。这一幕被月七看到后,在宇文玥面前大赞了楚乔一番,称她是个练武的好苗子。

  侍寝婢女的择选,第一局是泡茶,楚乔以新鲜井水泡出的茶博被来看热闹的燕洵赞许,此局获胜。第二局是让众人浏览一篇梵文佛经,最终能一字不差地默写下来者获胜,楚乔又凭着自己超强的记忆通过了比试。宇文玥看出楚乔似乎不识字,便故意刁难她,称她的卷上没有署名,并说如果她能够在卷上写上名字,自己就算她通过,结果让他大跌眼镜的是,楚乔竟然真的一笔一划地署上了自己的名字,宇文玥只得话覆前言,让她做了自己的侍寝婢女。

  当夜,宇文玥召楚乔入房,给她赐名星儿,并命她为自己剃须,楚乔手执锋利的剃刀,脑海中不时闪现出一刀割断宇文玥喉咙的画面,她太想为哥哥报仇了,但是她清楚地知道,凭自己的力量,未必能够得手,即使杀死了宇文玥,自己和两个妹妹也无法从这个深宅大院里逃出去,电光火时间,她已拿定了主意:还是老老实实做宇文玥的侍寝婢女,为妹妹们争取一个相对安稳的生活更实际。

  宇文玥知道楚乔心中对自己的恨意,但见她乖乖地替自己剃须,并没有任何逾矩的举动,也不禁暗暗称奇。他对楚乔说,自己已经给过她一次报仇的机会了,楚乔却说,现在,自己只想保护两个妹妹的安全,宇文玥称已经让人将她们接到了青山院,楚乔闻言心下大定。

  之后,宇文玥用锋利的剃刀割破了楚乔的手指,楚乔不禁惊呼:好疼!房中的鹦鹉反复重复这句话,睡在旁边厢房里的银铃铛婢女听到了,还以为是宇文玥临幸了楚乔,不禁醋意大发,心中暗恨。

  宇文玥在房里燃有安神之效了熏香,楚乔毫无防备地昏睡过去,宇文玥默默地看了一眼她恬静的睡颜,转身走了出去。这时,月七向他呈上假死的宇文灼给他的一封信,信中叮嘱宇文玥说:此女有兽性,桀骜不驯,用之防之弃之!宇文玥看后不由地深思起来。

   

  第5集 - 楚乔刻苦训练得获银铃铛

  日落月升。楚乔一身伤的回去,被安排与锦烛等人一起住,她和小七、小八势单力薄,又受了伤,只能忍气吞声,在坏了的窗子处吹冷风。看着楚乔虚弱的样子,小七愤懑不平,但小八却觉得奇怪,一般女奴犯事都是直接杖毙,哪有主人亲自折磨到三更的。

  楚乔神志不醒间,好像梦到了小时候无休止的训练,而那些训练让她更快的领悟到了诀窍,用石子将发射箭矢的豹头堵住,方法巧妙,但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故而,明日要继续受罚。

  次日,幽静的小院中,远处青山翠微,近处庭阁耸立,楚乔一动不动地站在一颗大石上。宇文玥坐在下方,静静地吹着笛子,曲风悠扬。宇文玥表面上看似在惩罚她,却是也不动声色地教了很多功夫给她。锦烛心思细腻,将此信息报告给朱顺。朱顺深思片刻,决定让她试探楚乔深浅。

  锦烛假装挑衅,与楚乔动起手来。楚乔这些日子一直受宇文玥调教,身手进步飞快,对付锦烛游刃有余。她这样的晋升速度固然可喜,可也引起了月七的更深的怀疑,这很像是从小就受过严格训练才能达到的效果。

  次日一早,宇文玥当着青山院所有女奴的面亲自给楚乔戴上了银铃铛,并且让把锦烛的房间赏给楚乔住。

  楚乔刻苦训练得获银铃铛

  看着祖父对自己的叮嘱,宇文玥凝眉深思。当今乱世,谁又能置身事外呢,想起快意江湖的弟弟,宇文玥忍不住书信一封,抒发感慨,对月凝思,面色沉静。

  楚乔一觉醒来,忽觉身边有些异样,那躺在不远处的不就是冷脸面瘫的宇文玥嘛,尖叫声不经思考就脱口而出。宇文玥不慌不忙的坐起身,冷言嘲她大惊小怪,这侍寝的机会不正是她想要的吗。楚乔凌厉出手反抗,宇文玥趁此机会教她功夫,两人之间不免有了肢体接触,宇文玥将她拦腰抱起,旋转数圈,当着锦烛的面,与楚乔亲密搂抱,并且亲自喂她吃粥,锦烛出去后,宇文玥立马推开了楚乔,冷言让她整理床铺。

  锦烛对楚乔嫉妒不已,嘲讽她是家妓。小七、小八听不下去了,为楚乔抱不平。锦烛气而动起手来,楚乔随手就制住了她,宇文玥教的擒拿手,确实厉害。

  淳儿公主今日秀发高束,一身锦衣,袖口紧扎,异常利落。这身刻意的装束与燕洵的打扮十分相似。燕洵无聊小憩片刻,不经意中提到了小野猫,引起淳儿的注意。燕洵搪塞几句,匆匆离开,兴致高昂地说要去喂猫。

  碧水河畔,杨柳依依,楚乔坐在栈桥边,奋力地洗着衣服。燕洵一过来就调笑她,楚乔懒得和他计较,拿起盆就要走。燕洵不依不饶,耍赖般的把自己的爱驹交给她牵着。楚乔的性子甚合燕洵心意,拐着弯的要和宇文玥讨了她去。宇文玥不紧不慢的练着字,并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楚乔的特殊待遇遭到以锦烛为首的部分女奴妒忌,连带着她的两位妹妹小七、小八也受到排挤,处处被为难。楚乔为妹妹出头,惹得锦烛满脸怒气,与她动起手来,甚至不惜暗箭伤人,千钧一发之际,宇文玥及时出手,才免得楚乔被伤。

  锦烛恶人先告状,假惺惺地说是在维护青山院的规矩。宇文玥长身玉立,脸色平静无波看不出喜怒,只说要将楚乔带回去惩罚。他们走后,锦烛的跟随者们趾高气昂,对小七、小八嘲讽更加变本加厉,仿佛宇文玥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而随宇文玥而去的楚乔,不想白白受到惩罚,她向宇文玥说明当时情况,表明自己只是看不惯弱者被欺负。宇文玥面色冷峻,告诉她强者为王,身为弱者没资格为人讨公道。楚乔心有不甘,请他指点何为强者。

  假山流水淙淙,走过水上蜿蜒的石块,宇文玥带楚乔进入密室。宇文玥让她掷石头,烛火晃动,乱箭齐发,楚乔一时应付不来,但渐渐地身手越来越快,闪躲越发及时。接下来的三个时辰,楚乔都要和乱箭、石子为伴。她不断被击中,但眼神却越发坚韧,要报仇,就要忍常人所不能忍。

  宇文玥午睡,燕洵偏要来捣乱。平时一向整洁的大床此刻却凌乱不堪,宇文玥与燕洵一来一往,缠斗多时。燕洵使劲浑身解数从宇文玥手下逃脱,装作不经意间提起楚乔,这样的小野猫很是难得,可不要被宇文玥磨去了利爪才好。此时的楚乔已经在机关阵里待了整整三个时辰,地上断箭残枝遍布,楚乔也终于撑不住跪倒在地。宇文玥要的是她能精准的抓住那些乱箭,否则就要到三更才能回去。

   

  第6集 - 临惜死亡真相即将揭开

  宇文怀得到的密旨是查实定北侯有无造反之事,但宇文玥这个眼中钉已经得到兵权,并且手握谍纸天眼。宇文玥有先天寒疾,每年都要闭关三日,那时就是除掉他的最佳时机,宇文怀手中正好握有他的克星雪玉狗。三房太爷不放心,提起专门训练杀手的往生营,用杀手总比用一只玉狗让人放心的多。

  清晨时分,鸟语喳喳。楚乔身着浅紫色衣裙,素雅大方。但面对宇文玥这样挑剔的主人,不免有些头疼,她泡了一杯又一杯的茶水,都得不到宇文玥认可。楚乔无法,只得一次性沏了十杯茶,让他自己选。

  宇文玥拿出几幅画,画面甚是玄妙,正看是一个场景,倒过来看却又是另一个意思。他给楚乔讲了纵、横与间之间的恩怨故事,三人比武,赢者可做大师的弟子,纵的武功比间高出很多,间动了杀机,被师父赶下山。末了宇文玥从一锦盒中拿出一本剑谱,便是故事中间所使用的七十二招碧云剑。楚乔从故事中感受到一丝凄凉,这种直觉是对的。故事的最后,横打开门,纵浑身是血的死在自己房间,楚乔原本以为是横杀了纵,最终却发现是间在比武中已经暗中用银针伤了纵的关键部位,此后,再让人以为凶手是横。这个故事告诉楚乔,眼见不一定为实,她想起临惜的死,若有所思。

  宇文玥善用弓弩,箭箭射中靶心,而他最后一箭,让楚乔不由睁大了眼睛。

  锦烛不禁出口拒绝,搬出自己是三房太夫人送来的身份,想要仗势压人。但她搞错一点,这里是青山院,是宇文玥的地盘,岂容三房的人撒野。月七冷言警告锦烛找准自己的位置,并宣布以后宇文玥的卧室只有楚乔一人能够进出。

  楚乔的身份今非昔比,看着其她女奴唯唯诺诺,对她有些惧怕的样子,她开门见山,直言自己不会与她们为难,与人方便,与己方便。锦烛前来挑衅,嘲讽楚乔出身低。逞口舌之快一向不是楚乔的风格,谁赢谁输,日后自会见真章。

  阳光透过窗子洒进温馨雅室,宇文玥端坐案前,青衫素雅,面若冠玉,静静的看着书。燕洵一身紫衫,墨发高束,同样的丰神俊朗,前来邀请宇文玥参加赵西风等人的宴会,扬言他若不去,定会后悔一个春天。宇文玥答应前去,燕洵得意之余,提议带上楚乔一起,也好让她多见见世面。宇文玥转身相问:为什么?燕洵提议用汗血宝马和宇文玥交换楚乔。宇文玥还是一贯的面瘫脸,告诉他不换,跟他不熟。这话燕洵就不爱听了,追着宇文玥让他说实话。

  还是那个清幽雅致的院子,楚乔站在来回摇荡的秋千上,身法轻盈,进步飞快。宇文玥在试楚乔身手时,一来一往间,湿了衣衫。楚乔赶忙上前为他擦拭。楚乔功夫进步很快,理所当然的对宇文玥时不时的惩罚赶到不解和不满。宇文玥自有一套说辞,作为他的侍寝婢女,罚挂桩,是为了让她端水烹茶是一气呵成,减少抖动;罚跳远,是为了让她身手灵敏,姿态美观;罚飞石,则是为了训练她手疾眼快,看起来,没那么蠢,免得被人惦记。这最后一句话说的酸酸的,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感觉到。楚乔知道他是为自己好,大方略去宇文玥的毒舌解释,真心感谢。

  锦烛拿着秽心淫雕这样下作的东西,想要陷害楚乔。她搬出三房太夫人压人,说着就要去告状。楚乔将她强势拦下,柳眉微挑,劝她想栽赃陷害最好先好好动动脑筋。楚乔搬起锦烛的东西直接扔出房间,小箱子里的东西散落一地,一双人皮手套混在其中,正好被楚乔看个正着,她怀疑锦烛就是那个蒙面女子。

  锦烛连夜去求宇文怀除了楚乔,宇文怀自有打算,警告她藏好人皮手套,否则小心自己的小命。锦烛慌慌忙忙的回从前的房间,也就是楚乔现在的房间找手套,楚乔一眼就看出她做贼心虚,看来临惜的死,确实和锦烛有关。

  明月高悬,一只羽箭飞进密室。月七已查明楚乔是在三年前到的荆家,对外宣称是私生女。而同一时间,洛河之女失踪。楚乔武功进步之快,让月七不得不将这两件事联想在一起。

  柔然犯境,长安的氏族子弟急忙进宫相商应对之策。燕洵作为质子,此时身份尴尬,被赵西风等人嘲讽。随后得到消息,定北侯骁勇善战,大败柔然。此时,皇帝宣宇文玥觐见,打听谍纸天眼的事,宇文玥据实相告,若陛下需要,三月内定能启用。皇帝对灾民大量涌向燕北,定北侯英名远播之事甚为在意。宇文玥一身蓝色锦衣,少了一分素雅,却也多了几分英气。他言,定北侯治理有方,实为大魏之福。皇帝得知定北侯与柔然私相授受,甚为不满,他想用谍纸天眼探听此事虚实,宇文玥为燕家进言,惹得皇帝大为不满。

  但随后,宇文玥领兵符,暂摄禁军前部之职。而宇文怀则得到一封密旨,内容不得而知。魏贵妃提醒宇文玥尽快行动,谨防谍纸天眼易主。

   

  第7集 - 青山院遭夜袭 宇文玥舍己救楚乔

  宇文玥射出的最后一箭是冰箭,向天而发,穿靶心而过,冰碎而不留痕迹。楚乔想起人猎场那天最后救自己的关键一箭,她走出来直接问宇文玥那天有没有去过人猎场。宇文玥闭口不答,转身离开。

  咚咚咚,楚乔发现小七竟然敢在宇文玥眼皮子底下,在墙角凿洞。宇文玥有寒疾,每年惊蛰闭关之事有不少人知道,小七不知从哪里听来的传言,竟想在惊蛰之时凿个洞冻他。宇文玥观察力惊人,楚乔警告小七不要再搞小动作。

  惊蛰到来,宇文怀成功找到往生营的杀手,同时让锦烛献上至寒之物雪玉狗,利用楚乔的多疑,必会亲自接手雪玉狗,到时正好借刀杀人。

  月上西天,看似万籁俱寂,实则暗流涌动。往生营的杀手利用谍者的求救信号成功的骗出了月七。众多杀手无声无息地潜入青山院,一场杀戮就此展开。夜色下,油绿的草地上爬满了蜿蜒前进的毒蛇。

  楚乔端着雪玉狗静站在院中,等待着闭关调养的宇文玥出来,雪玉狗乃至寒之物,不肖片刻,便寒气入体,楚乔身体越来越冷,唇色惨白,站立不稳间忽然听到公子的爱宠小鹦鹉的呼唤。楚乔飞快跑进屋,满室毒蛇。宇文玥已被咬伤。雪玉狗应声落地,楚乔眼睛发直,奋力拿过宇文玥的剑,高抬起挥下。宇文玥虚弱的靠在柱子旁,瞳孔不由的放大。霎时间,离他最近的毒蛇被楚乔一剑斩断。

  月七得知中计后,急忙返回,幸而他回来的及时,解了这危局。宇文玥虽然中毒,但他内功深厚,只要配合治疗,不会有什么大碍。倒是楚乔,被寒气伤及五脏六腑,需要极寒的内力压制。与此同时,大夫发现楚乔体内藏有惊人的内力,只是不知为何被束缚住,发挥不出来。

  宇文玥看着昏迷不醒的楚乔,吩咐月七将她带进密室。宇文玥想要救她一命,但以他现在的情况,必须借助雪玉狗的寒气。豆大的汗珠从楚乔源源不断的流下来,她昏迷中想起小时候,有一个自称自己母亲的女人,教她寒冰诀,只是这门功夫需要深厚的内力支撑,以楚乔现在的情况无法发出威力。

  宇文玥手持雪玉狗,内力源源不断地输送给楚乔。救治完成,宇文玥再也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两眼失去了光彩,虽然失明只是暂时的,但为了一个婢女,宇文玥显然付出太多。楚乔天赋过人,身上有太多秘密。这次的袭击事件楚乔和锦烛嫌疑一样大。

  这个混乱的夜晚,注定不平静,小七一直为了哥哥临惜的死记恨宇文玥,那些让人看之心寒的毒蛇就是她放进来的,宇文玥被咬,月七控制了所有嫌疑人。小七一人做事一人当,小八却提议让她把事情都推给楚乔,因为她并不是她们的亲姐姐。

  天亮后,宇文玥让楚乔和锦烛当庭对峙。毒蛇一事,小七承认是自己放的。楚乔深深的看着小七的眼睛,让她不要承认没做过的事。近日锦烛在宇文玥房里放了有特殊香味,会吸引虫蚁的火烧藤角,联想到毒蛇一事,其险恶用心显而易见,同时,楚乔挑出锦烛私下收受贿赂一事,让她辩无可辩。而对于雪玉狗来历,锦烛坚持是楚乔为了加害公子特地放的,她才说了自己不认识什么是雪玉狗,后又说出这东西会害了公子,前后矛盾,锦烛不得不供出朱顺,也就相当于间接承认了宇文怀是幕后主使。

  这件事真相大白,宇文玥命令楚乔代为惩罚锦烛,楚乔站在原地不动,表明要惩罚也不该她来动手。宇文玥对锦烛略施惩戒,这次的事就算过去了。月七不明白为何不趁此机会除掉锦烛。锦烛不足为患,宇文玥留着她,也是想看看楚乔会怎么战胜她。

  宇文怀心思歹毒,加害堂弟宇文玥,行为恶劣,皇帝下旨令他闭门思过。而宇文玥身体抱恙,正好借此推掉了禁军兵权的事。

  锦烛一直对楚乔怀恨在心,经过这次的事,虽然朱顺嘱咐她暂时消停些,但锦烛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她抓了毒蛇虫蚁,暗自放进女奴房中,挑唆她们去楚乔房里找证据。

   

  第8集 - 楚乔智斗锦烛全方位碾压

  一群女奴浩浩荡荡地闯进楚乔房中,借口来送除虫药,把楚乔的房间翻了个遍。小八搬出楚乔压人,锦烛盛气凌人,抬手就给了小八一巴掌。楚乔及时出现在门外,一盆水把锦烛淋成了落汤鸡。轮耍嘴皮子,十个锦烛也不是一个楚乔的对手,这次交锋,锦烛完败。

  锦烛疑惑昨晚明明放在楚乔床底下的蛇虫坛子怎么不见了,不过也不打紧,只要这些东西还在楚乔手里,她就一定会找机会处理掉。

  此刻,楚乔房里,荆家三姐妹看着这一坛毒蛇虫蚁,深思如何处理这东西。楚乔知道这坛东西就是烫手山芋,幸好昨晚她及时发现锦烛暗自往自己房里放东西,否则今天就遭殃了,这坛子,她得想个万全之策。

  宇文玥思维缜密,洞察力惊人,毒蛇之事他一清二楚,关于毒蛇坛子的事,他隐晦提醒楚乔,谨慎处理。

  锦烛一直密切关注荆家三姐妹的一举一动,今日总算给她等到了。她看到小七拿着一个坛子慌慌张张的出门,立刻派人通知朱顺和月七,让他们一起见证人赃俱获的场面,到时候看楚乔如何解释。

  小七拿的坛子只是障眼法,真正的坛子被楚乔拿走,锦烛发现上当后,不经思考就追着楚乔而去,终于在楚乔将要把坛子扔下山崖的前一刻拦下她,身后朱顺带人赶来的身影隐约可见,锦烛仿佛看到胜利在向她招手。

  栽赃陷害谁不会,楚乔眼疾手快地将坛子塞进锦烛手中,飞身跳下悬崖。朱顺和月七两拨人赶到之时,正好看到锦烛手拿坛子,慌张无措的样子。锦烛颠三倒四地解释,是楚乔陷害她,并且已经跳下悬崖。这种说辞,显然没什么可信度。月七在此,朱顺不得不处理锦烛,将她关到罪奴营。

  楚乔早就准备好绳索,她挂在峭壁上旁听了全程。此处正好有一个山洞,楚乔一个动作跳了进去,没想到此处别有洞天。那坐在里面悠然看书的英俊青年可不就是燕洵世子嘛。刚才的事燕洵听个正着,劝楚乔不想暴露就安分点。楚乔懒得搭理他。她走后不久,宇文玥派人封了山洞。

  锦烛成不了事,宇文怀早就看透了。楚乔这个贱奴如此厉害,让他不由地亲自会会。宇文怀抓了小八,逼楚乔独自来见他。

  与此同时,宇文家大房老太爷醒了过来,宇文玥万年冰山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急忙去密室见爷爷。提起楚乔,宇文玥在她身上花的心思过多,虽然他极力辩解是为了培养优秀的谍者,但老太爷还是觉察到孙子对楚乔的不一般。复兴谍纸天眼,责任重大,感情之事只会成为宇文玥的绊脚石。这次楚乔被宇文怀困住,宇文玥本想派人去救,老太爷坚决不让,强势地把这件事当做是对楚乔的考验。

  暗室牢房中,昏暗潮湿,墙上隐有水影晃动。楚乔跪在地上,宇文怀高高坐于高台之上,趾高气昂。楚乔不卑不亢,宇文怀邪魅一笑,让朱顺等人去好好招待她。楚乔身手凌厉,这些人根本近不了她的身。楚乔成功挟制朱顺,双方暂时停手,宇文怀拿出宇文玥将楚乔逐出青山院的手令,还好心告诉她,小八已经将她的所作所为悉数招供,这种被亲人背叛的滋味不好受吧。

  楚乔自然认得出手令上是宇文玥的私章,但她脑中瞬时闪过宇文玥的话:有时候你看到的,只是别人想让你看到的,眼见不一定为实。楚乔提出要见锦烛,在她口中,锦烛早就对宇文玥暗生情愫,做的一系列针对她的事,也只是因为嫉妒。她提出和锦烛当面对质,称自己曾无意中在密室听到过,锦烛与宇文玥的对话,锦烛亲口告诉宇文玥自己是宇文怀派来的家害他的,只是自己芳心暗许,不忍动手。锦烛争辩,楚乔步步紧逼,如果不是因为锦烛,宇文玥怎么可能把自己精心培养的人赶出青山院。锦烛急着撇清自己,手令是伪造的话不经思索就脱口而出。这样的蠢货,宇文怀不会再用,锦烛勾心斗角,害人终害己,下场是被卖去妓院。

编辑:吴云云

原标题:《楚乔传》楚乔身世曝光身份惊人 《楚乔传》播出时间及分集剧情

说明文字

万家热线今日合肥

微信小程序搜索“万家热线今日合肥”,每天10分钟,通晓合肥事

下载客户端看新闻更省流量

我说两句 登录

发布

最新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