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千年长临河镇的古与今

2017-10-12 09:06合肥晚报

  

  

  今日长临老街

  

  

  老宅院中的广玉兰为当年李鸿章所赏赐

  

  

  六家畈的这处古宅曾被作为战地医院

  

  珍档面世

  长临河镇,因肥东境内青阳山北麓之水经长宁寺注入巢湖,原谓之长宁河,地因河得名,又濒巢湖,遂更名为长临河。据史料载,今天的长临河镇最早可追溯到新石器时期。长临河依山傍水,人杰地灵,多年来,古色古香、徽韵十足的六家畈古民居群和长临河老街已让这座古镇越来越为世人所知。

  徽韵六家畈古民居

  说起位于肥东县的长临河古镇,就不得不说其境内古色古香、徽韵十足的六家畈古民居群。

  “六家畈的历史可悠久了,根据记载,最早可以追溯到南宋宝庆元年,即1225年。这里原是吴氏的聚居地。” 长临河镇镇政府党政办工作人员柴晴晴告诉我们,“当年吴氏一世祖吴宛廷夫妇自徽州婺源迁到肥东境内茶壶山东。二世祖吴再三又生六子迁到此地,从事农耕生活。久而久之,吴家人丁繁衍兴旺,蔚然成村。因为是六个儿子迁来成为六户,所以村子就叫‘六家畈’。”

  据柴晴晴介绍,八百年来,吴姓在此繁衍生息,发展成为颇有声望的名门望族。由于成村早,家族殷实富有,四世祖吴桢、吴良当了明朝靖海侯、江阴侯。五世祖吴镒做了监察御史等,再加上到了清朝末年,李鸿章受命到合肥招募淮军。六家畈一带居民一呼百应,当年追随李鸿章参加淮军的就有数百人。而其中就诞生了18位杰出的淮军将领,如吴毓芬、吴毓兰、吴同仁、吴育仁、吴谦贞、吴球贞等。他们返乡后官高位显,在家乡大兴土木,盖房置地,建起了一座座深宅大院,使得六家畈空前繁荣。“因而六家畈现存有大量明、清建筑风格的古民居。”

  据了解,六家畈明清建筑共有六大片,由于年深日久、风雨剥蚀等多种原因,现尚存三大片,分别为淮军将领吴毓兰故居、吴育仁故居以及吴谦贞故居。共100多间房屋,成为合肥市最后一片能够反映合肥古建筑的民居。最为重要的是,六家畈古民居群集中了南北古民居一家一宅的风格,带有典型的徽派特色,但又在此基础上加以改进,形成了独特的古民居建筑群。

  我们走进了始建于清代光绪年间的吴育仁故居。此故居并未进行大型维修,具有很好的原真性,是目前六家畈古民居群保存较好、级别最高的古建筑之一。我们看到,吴育仁故居共有六进五开间,现存前四进,房屋属徽派风格的建筑,砖木结构,砖雕和木雕都十分精细,青砖灰瓦,齐山飞檐,古朴耐用;房屋两边设有封火高墙。尤其是正厅大梁,用料粗壮,楠木材质,横跨明次间,足有9米长、40厘米粗,被当地俗称为“冬瓜梁”、“独龙木”,更有“独龙过江”的说法,在江淮地区古建筑中较为罕见。

   

  古今文化交织的长临老街

  青砖小瓦马头墙,木雕门窗冬瓜梁,小桥流水环村绕,百米长街古色香……走在长临河镇古街,扑面而来一阵阵浓郁的徽派韵味。而据《安徽省建制沿革》记载:长临河镇的历史更久远,自新石器时期先人耕作于此,始有人居住。夏商时为淮夷部落,战国时属楚巢邑管辖,已形成集市。“而在清朝末年,由于漕运兴盛,长临河镇成为巢湖北岸地区的商品分销集散地,更有‘小上海’之名。” 柴晴晴告诉我们。

  长临古街是古镇的核心区,曾是合肥的一个水运码头,距今有着200多年历史,长约600米,整体呈丁锚状,故又名“丁”字街。“当时沿街有100多家住户370间房屋,具有典型的江淮特色;有店、行馆、庄、堂、铺、房、坊、摊点等各类商业近百家,以米行、布庄、药店、酱园、酒馆、五洋百货为主体。” 柴晴晴说,“清末民初水运兴起,位于巢湖岸边的长临河万家河口码头,就成了巢湖沿岸一个重要的码头。”

  如今,长临河的水运繁荣景象已不可见,但当年的水运繁荣却给这座古镇留下了丰厚的文化遗产。虽然不少古民居年久失修面临倒塌,有的已被翻盖成新式建筑,古街风味逐渐消失,但是由此而来的现代文化却渐渐同古街的“老房子”一起形成了完美的古今文化碰撞。

  由长宁桥进入南街,清一色的青砖黛瓦马头墙,飞檐翘角。顺着石板路向前延伸,我们依次看到了长临河民俗馆、中华老报馆、百年邮政展览馆、安徽票证博物馆等。

  长临河民俗馆建筑面积670多平方米,三进式砖木结构房子。这里早前是淮军某将领的老宅,目前是作为以“留存民间物件,展示农耕文化”为主旨的民俗文化博物馆在对外开放。馆内除了陈列展示环巢湖地区各个历史时期留存下来的1361件生产生活物件及史料外,最值得一提的是,馆中照壁后方中间的一块石雕,它是从李鸿章家的当铺收集而来的松鹤延年图,非常珍贵。而中华老报馆内则藏有明朝崇祯时期至改革开放以来不同历史年代的各种报纸、杂志、图书、史料、票证等,不仅记录了我国近代报纸文化的发展历史,同时记载了对于当时国内外重要历史事件的报道,这些对研究不同时期报刊内容的主流导向、舆论焦点、文化民生、社会风貌等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走出老报馆,由东街向前,是一座三进四厢两院,全木结构房屋,原是晚清淮军华字营统领吴毓芬、吴毓兰兄弟的又一处宅第。院内有一棵百年广玉兰,是当年李鸿章作为一种“荣耀树”赏赐给有战功的淮军将士的。老宅于民国初年改为肥东最早的三个邮政局之一,而这棵广玉兰也陪伴着邮局,见证长临河邮政的百年历史。走至巷尾,一座青砖小瓦房显得宁静而素雅。据柴晴晴介绍,这是新中国测绘地图专业奠基人、地图学家吴忠性先生的旧居。旧居是临街四间半正屋,正屋后面有两间厢房。厢房之间是天井小院,为砖木、小青瓦结构,在道家养生学说中有天地人三者合一的象征意义,具有徽派古民居建筑的特色。水井旁是吴忠性先生亲手栽种的桑树,寓“桑梓之子”之意。

  修旧如旧

  重放光彩

  作为珍贵的文化遗存,长临河镇的一些古建筑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而据了解,早在2013年相关部门就将古民居群和古镇各处人文风光保护修复列为重点工程,进行抢救性修复工作,还原其历史原貌。在这过程中坚持原材料、原尺寸、原工艺原则,最大程度保护文物建筑的历史真实性。“对于几处故居的修缮工程,也是相当细致、谨慎,堪比绣花。而对于缺失建筑部分的修缮,工作人员则是广泛收集史料印证,并寻访当地老人,找寻当年记忆。”柴晴晴告诉我们。

  而我们看到,经过修复后的老街、老宅已然生机焕发,一栋栋古朴的江淮民居风格建筑,展现出大气而又厚重的历史感。“下一步我们将逐步恢复诸如罗家疃小萝卜、巢湖水产、鲜榨香油等当地传统手艺,复原古街上‘前店后坊’的经营模式,让古街重新绽放光彩。”

  行走千年古镇长临河,犹如观赏“活着”的档案:古琴舍、陈记剃头铺、牛家海剪纸、老油坊,匠人埋头雕刻,人们低头轻语;聚贤书院、典当行、闺域阁遥相呼应,游人交错而行。原色木门、雕花木窗、曲线形马头墙、高悬的匾额、红灯笼,古时的手艺技术与老街的旧址一同传承……耳旁像是昔日的喧闹,转眼却仅留风声,这,也许就是档案遗存的魅力。(吴宇婕 洪霖 郭娅 程堂义/文 高勇/图)

  今日热点推荐:

  映像第14期:花开满城秋意浓 合肥植物园二十万株向日葵花开正艳

  黄金周安徽“旅游战”揽金246亿元 黄山摘全国景区门票预订桂冠

编辑:郭远远

原标题:修旧如旧重放光彩 探寻千年长临河镇的古与今(图)

[此文系转载,来源于合肥晚报,版权归属原作者]

说明文字

万家热线今日合肥

微信小程序搜索“万家热线今日合肥”,每天10分钟,通晓合肥事

下载客户端看新闻更省流量

我说两句 登录

发布

最新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